購物車商品數量: 0 總金額: 0

詳細資訊

合計:

新闋胡笳十八拍

新闋胡笳十八拍(總譜五線譜)

女高音古琴與民族管弦樂團

$ 2500

樂曲介紹

《新闋胡笳十八拍》是一首對《胡笳十八拍》樂曲的「補闋」新作品

相傳蔡文姬(177?-249?)從南匈奴回到故里後,被胡笳的悲切、哀怨音聲所感,及為遠離骨肉而陷入極度矛盾的心情因而寫作了1,297字的長篇抒情詩《胡笳十八拍》,後孫丕顯再依此詩寫成《琴適》(1611年刊本)裡的琴歌譜〈胡笳十八拍〉。1960年代後許青彥、馬聖龍以蔡文姬之長篇抒情詩《胡笳十八拍》及孫丕顯琴歌譜〈胡笳十八拍〉裡的一、二、十二拍(拍即闋、段)內容改編成琴歌與民族管弦樂團樂曲《胡笳十八拍》,此曲為民樂版,「琴」指古琴,「歌」為女高音人聲作唱。

編創者甚為喜愛民樂版《胡笳十八拍》,其旋律優美動人而文學評價更高,民樂版的音樂同時也將民族音樂的美處、長處推至藝術極高境界。惟編創者在每次欣賞完民樂版錄音後,總有「曲未竟」之感!相比原作共18拍,僅3拍的民樂版《胡笳十八拍》算是短了些,遺珠之憾甚為可惜!又民樂版裡最終樂句在引導音樂結束作用上隱晦不明,反倒有「預告尚有續曲」可能之提示!於是,編創者在30年後,終於把這些感覺跟疑惑做了一個音樂上的「終止」——編創了這一首同樣是琴歌與民族管弦樂團的《新闋胡笳十八拍》新曲

編創者從民樂版未用餘拍裡整理、分析,排除了音律類同於民樂版內容及旋律、結構上較不完整者,選了四、五、六、十四、十五、十八等拍後,再行編創了這一首《新闋胡笳十八拍》,以作為許青彥、馬聖龍《胡笳十八拍》之「補闋」、「新闋」——上其他新的段落並使樂曲能完整地結束。

《新闋胡笳十八拍》全曲章節、段落標題如下表:

4

 

本曲四、五、六、十四、十五、十八等拍段旋律與原作大致相符且結構較為完整,如有增、刪、改、補也多能完整表述原聲、原韻。其餘樂段則取由其他拍段內若符情境之「動機字詞」或「動機樂句」作為標題並鋪陳發展而成,例如〈歸漢〉樂段是由十一拍變化發展而來各樂段、拍段所欲表達之情感、樂思即如該原作及標題。

本曲之歌詞,於曲中所有「兮」字全改唱為「啊」,以適合聲樂咬字、發聲並與民樂版相符同義。為了配合旋律樂句進行,部份拍段原文末句並未寫入歌詞裡(如下以括號表示之原文),其他亦有短句複唱或文字換位(例如134小節)之處。對照原文多種版本,多有用字不相同,以下為本曲使用之唱詞:

四拍

無日無夜兮不思我鄉土,稟氣含生兮莫過我最苦。天災國亂兮人無主,唯我薄命兮沒戎虜。殊俗心異兮身難處,嗜欲不同兮誰可與語?(尋思涉歷兮多艱阻,四拍成兮益凄楚。)

五拍

雁南征兮欲寄邊心(或聲),雁北歸兮為得漢音。雁飛高兮邈難尋,空斷腸兮思愔愔。攢眉向月兮撫雅琴,(五拍泠泠兮意彌深。)

六拍

冰霜凜凜兮身苦寒,饑對肉酪兮不能餐。夜聞隴水兮聲嗚咽,朝見長城兮路杳漫。追思往日兮行李難,(六拍悲來兮欲罷彈。)

十四拍

身歸國兮兒莫之隨,心懸懸兮長如饑。四時萬物兮有盛衰,唯我愁苦兮不暫移。山高地闊兮見汝無期,更深夜闌兮夢汝來斯。夢中執手兮一喜一悲,覺後痛吾心兮無休歇時。十有四拍兮涕淚交垂,河水東流兮心是思。

十五拍

十有五拍兮節調促,氣填胸兮誰識曲?處穹廬兮偶殊俗。願得歸來兮天從欲,再還漢國兮歡心足。心有懷兮愁轉深,日月無私兮曾不照臨。母子分離兮意難任,同天隔越兮如商參,生死不相知兮何處尋?

十八拍

胡笳本自出胡中,緣琴翻出音律同。十八拍兮曲雖終,響有餘兮思無窮。是知絲竹微妙兮均造化之功,哀樂各隨人心兮有變則通。胡與漢兮異域殊風,天與地隔兮子西母東。苦我怨氣兮浩于長空,六合雖廣兮受之應不容。

本曲樂團編制基本上同許青彥、馬聖龍之民樂版,也保留了該版本裡很重要的古琴與北長簫,但為了更適用於當代大型民族樂團的編制,故也加進了管、口笛、鑼、鼓等樂器及擴大樂器分組與數量。作為音樂主角——女高音——則更是本曲靈魂之所在,古琴時而慢攏以抒情懷,時而昂揚以銘心志,樂團也以主角為中心引領、創造情境,陪襯、烘托了各樂段樂思主調。曲子以編創者「意象」方式寫出首段〈漢來使〉文姬歸漢迎接之陣仗而起,後以旋律倒述之終段〈思長空〉——陣仗離遠而止,貼切地對映了主人的過往際遇與現實(時)的空無。

編創者期待這首《新闋胡笳十八拍》的曲式架構能夠再拾20世紀5060年代民族樂器應用之根本及民族音樂創作的意義,並認為民族音樂在各方面都應適度具有古樸之質與文學之底,方得以在世界音樂中為世人所推崇、學習。

相關商品